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回眸一眼就心动

【楼诚衍生】【荣霖】送别

我的天!!!哦哦啊啊啊我照写给我的!!!!生贺!!!!我真的觉得好甜啊!!!!还付带了蔺靖啊啊啊啊!!!qwq糖里有毒!!!但我喜!!!谢谢你给我生贺哇!!!!荣霖太甜我哭哭哭!!!!


希望所有人永远18岁,永远追逐光明,永远对未知和新知识充满渴求。

一生酒前花间老。

小透明自己和自己玩:

首先  @墨鱼面包叫雨水  宝宝生日快乐哟~~~~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遇到错的人,我们会犯错,会受伤,会难过,但是我们要向前看”,这是你曾经告诉给我的呀~~~~


这么好的你一定会被生活温柔抱紧,愿这么好的你即使遇见阴雨天也总有人撑伞等你~~~~


你要的【送别】,我真的有尽力发糖的[认真脸],爱你么么哒~~~~~




Chapter 5【把一整个世界用一天匆匆看遍,剩下的时间,我想全部交给你】


那半本日历被一霖挂在卧室里,每个清晨睁开双眼就能够看到的地方。荣石不敢去看那薄薄的半叠数字,可一霖撕下前一日的动作却无比淡然。荣石不愿去想早晨一霖下床走向墙上的日历时候的背影,他记得自己明明拉开了窗帘,明明窗子外面的阳光那样好,可一霖的轮廓却愈发的模糊起来,就好像只是用一条细细的铅笔勾画出的一样,就好像,在一点点变淡变浅,直至终有一天消失不见。


“好了,我们出发吧”,一霖拉起有些失神的荣石走出家门,“快一点呀,去迟了要排队的。”


其实一霖并不喜欢博物馆,即使那座庄重庞大的建筑远远望去就让人肃然起敬,可那么大的一个世界究竟要如何浓缩进几间展厅。但是他又能怎么办呢,他的时间太少,他想知道的,又有太多。


一霖走得很慢,连一幅图片下的注解都一行行看得极为仔细。荣石年轻却有着与年纪并不相符的渊博,他牵着一霖的手跟在后面,声音低沉满是温柔,一字一句,慢慢将这个世界讲给一霖听。


一霖听他讲最古老的人类打猎采摘制陶纺织,听他讲人们何时开始过上了定居的生活。一霖想象豌豆和小麦第一次成熟的时候,想象着一家人如何亲吻拥抱,用他听不懂的远古时代的语言一边收获一边愉快地交谈。


一霖听他讲那个隐士梅妻鹤子侠客快意恩仇的年代,听他讲那个时候的曲多美酒多香。一霖似乎看得见当年的星辰月光,竹林掩映下的茅草小房,烛光摇曳,墙壁上两个人的身影也随着闪动,笛声琴声悠扬婉转,山涧中溪水潺潺。


荣石给他讲那些散着酒香的年代,讲一幅画中绘了多少盛世繁华,讲蘸着浓墨的笔尖里丝丝缕缕的惆怅,讲不再黑暗的夜里仍有歌谣......一霖眼前安躺着的老物件在荣石缓缓铺陈开来的描绘中似乎都回去了原本的时光,他仿佛看见自己和荣石一步一步踏进那些古老的岁月,在城墙边,在石桥上,在古树下,在深巷中,在每一个讲起过的地方执手凝望,携手白头。


展馆出口处阳光正好,明媚的色调带着冬日里难得的暖意,却也映碎了一霖一个又一个终究无从言说无法实现的白首的梦想。


“累了么?我们回家?”


一霖摇头,眼睛望向展厅另一边排队的人群,“听说那里正展出最新出土的几件文物。”


荣石抬眼看去,“好,我们去那儿。”


除一件玉饰文物外,另外几件都极为普通,可慕名前来的游客依旧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只因那件玉饰似乎与梁帝萧景琰有关。


梁帝萧景琰即使在正史的记载上也颇具传奇色彩,从不受宠的皇子到九五之尊的帝王,武将出身,却在继位的二十年间开创了大梁历史上最为鼎盛的时代。他与皇后鸾凤和鸣,后宫之中除皇后外只有从郡王时期就侍奉身边的一位侧妃,继位第三年皇后薨逝,再未立新后。然而令后世所不解的是,帝后二人伉俪情深本应合葬于皇陵,可陵墓中唯有一具尸骸,据考古学家考证,此尸骸应为女性。


从此梁帝萧景琰为何死后并未与皇后同葬于皇陵,又究竟葬于何处一时间成为未解之谜。


直至近日琅琊山出土一合葬棺木又掀波澜。


“合葬棺木中两具尸骸均为男性”,导游小姐解释着,“考察人员同时在棺木中发现了这枚玉质配饰,根据年代以及图案样式,可基本确定属梁朝皇帝所配饰物。因此考古学家不排除其中一人为萧景琰的可能。”


一霖凑近展台仔细看那玉饰,历经千百年的沉寂,纹饰依旧精妙绝伦,只是有些模糊的刻痕。一霖不知为何有些难过,他突然想起曾经荣石说过一段鲜为人知的野史,那时,他只当做自己听了一个让人难过的故事。


“荣石”,一霖回头看他,“你记不记得,那个故事。”


“相传,琅琊山上曾有一座琅琊阁”,荣石上前一步把人搂进怀里小声讲道。


“其实萧景琰并不想做皇帝”,一霖想都没想又重重强调道,“他一点也不想。”


“琅琊阁阁主通晓天下事”,荣石顿了顿,“却唯独不涉朝政。”


“萧景琰有心浪迹天涯”,一霖叹了口气,“但终究放不下苍生。”


“阁主与皇帝相遇相知却无法相守。”


“唯有死后合葬于同处。”


......


沉默良久,一霖开缓缓口,“我记得,琅琊阁阁主的名字里有一个‘晨’字。”


“对,阁主名叫蔺晨。”


“蔺晨,蔺晨”,一霖看着玉饰一遍遍轻唤着,直到杂乱模糊的痕迹变得一点点明晰起来,一霖看清了,那上面刻的,正是“晨”。


离开博物馆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荣石关好车门,把空调温度调到最高,拉过副驾上冷得有些发抖的一霖,牢牢抱进怀中,“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一霖在荣石怀中笑着,“哪儿也不去了。”


“我已经把一整个世界用一天匆匆看遍,剩下的时间,我想全部交给你。”


 ------------------------------------------------------


照例求建议求评论哦~~~~~


以及,再一次祝墨鱼宝宝生日快乐~~~~



评论(4)
热度(60)
  1. Nlzt照照 转载了此文字

© 墨鱼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